不过她脸色依然镇定,盯着四皇子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不,你不是这样的人!”

四皇子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道:“你倒是了解我……”见他有些松动,沈玥儿忙上前一步道:“四皇子,牧哥儿真的是冤枉的,而且我怀疑,策划这件事情的人就是沈绮莲。”

四皇子听她说完,挑了挑眉,在上首坐下之后淡淡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“你要知道,断案是需要真凭实据的。”

他又接着缓缓说道。

沈玥儿道:“我知道这些猜测难以取信,不过我去试探过沈绮莲,所以有把握。”

四皇子一听她这话,瞳孔骤然紧缩,冷声道:“你去了太子府?”

沈玥儿见他脸色如此难看,愣了一下之后,点了点头:“是,我去了太子府。”

四皇子声音更加深沉:“以后不要接近太子。”

沈玥儿抬眸看了他一眼,心中微沉,难道太子对自己的心思,不止是凌骁知道,连四皇子都知道?

不等她想完,四皇子就道:“你先回去吧,这件事我会彻查,若沈牧真的是冤枉的,我自然会还他清白。”

说完这话,他就兀自拿起桌上的公文开始翻看了起来,没有再与她说话的打算了。

沈玥儿见状,心中一沉,咬了咬牙,还是艰难转身离开了。

既然四皇子不肯帮忙,那她就只有靠自己了!四皇子见到沈玥儿转身离开的背影,手中的公文终是一个字都未能看进去。

良久之后,他才对着空气中道:“来人。”

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黑衣暗卫。

“去彻查这件事情,盯紧沈绮莲。”

他沉声吩咐道。

“是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