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车从齐鸣花和齐管家的面前驶过,齐管家指着马车喊道:“哎哎哎……哎呦!”

封疆一鞭子抽过去,落在他的嘴巴上,准头竟然十足。

齐鸣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,立刻捂住脸蹲在地上,一副怂包的模样。

马车驶过,齐鸣花看着马车上的车徽,有个模糊的郑字,恨得直咬牙。他站起身,吐了一口口水,恶狠狠地道:“姓郑的,老子跟你没完!管家,給老子查!”

齐管家应道:“诺。”

马车一路驶离,在楚玥璃的指挥下,绕了一圈才回到民居处。看周围无人注意,这才将归如抬进房内安顿妥当。

红宵和多宝帮归如处理完伤口后,在楚玥璃的指挥下,用小木棍捆绑成框架,固定在归如的身后,然后盖上薄薄的被单,不让布料黏在她的伤口上,这才去抓了药来熬。

楚玥璃闲来无事,摆出一些石子,用弹弓射着玩,找找手感。

红宵来到楚玥璃面前,犹豫片刻,道:“小姐,今日之事,唯恐要给小姐惹麻烦。”

楚玥璃拉开装有一粒黄豆的弹弓,霸气地道:“我的人,既要带得出去,也能带得回来。多宝虽鲁莽,却有着侠骨心肠。你若有谋略,一切不足为虑。”松手,黄豆飞出,贴着石子边过去,落在空地上。

红宵深吸一口气,道:“谢小姐指点,奴定会多思。”

楚玥璃将第二粒黄豆装入弹弓,拉开,瞄准石子。

红宵道:“小姐,今日奴和多宝出去打听民宅,听闻市井之中有不少关于小姐的传言,不堪入耳。”

楚玥璃随意道:“讲讲。”射出第二粒黄豆,射飞一颗石子,黄豆身碎,却虽死犹荣!

红宵回道:“市井传言,小姐骄横跋扈,作威作福,竟因怀疑自家姐姐偷了些银两,便要将其投井。小姐,传言如此不堪,定是有人推波助澜。若是侯府听到这些消息,唯恐会退婚。”

第三颗黄豆出手,正中石头!石头被击飞,黄豆却安然无恙。妙哉。

楚玥璃收了弹弓,无赖般笑道:“退了正好。反正聘礼丢了,长公主理应明白,我们楚府拿不出那么多银两还给她。届时,小姐我带着你们远走高飞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何等快哉!”

红宵惊道:“原来小姐并不想嫁入侯府!”

楚玥璃道:“一妾之位,不值得我提神打理。”

红宵好奇地问:“那小姐想要嫁给什么样的人?”

楚玥璃略一思忖,刚要回答,却看见封疆就蹲坐在院子的一角,正聚精会神地听她说话,那样子,简直偷听得光明正大。楚玥璃抓了把黄豆,砸向封疆,笑骂道:“一边去!”

封疆被打,也不躲闪,只是转过身,背对着楚玥璃,一副乖巧听话的忠犬模样,实则,两只耳朵依旧支棱着。

楚玥璃正要去扯封疆的耳朵,就听多宝探头道:“主子,归如醒了。”

楚玥璃走进屋里,迎面而来便是扑鼻的血腥味。

归如趴在床上,脸色惨白如纸,豆大的汗水落下,身子微微颤抖,显然是痛得狠了。她看见楚玥璃时,十分意外,却将嘴闭得严丝合缝,不肯吐一个字。

楚玥璃用脚拖来长凳,坐在归如的床边,道:“不谢谢我救你一命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