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氏企业执行总经理办公室。

“这叫什么算计!”乔箐没开口,乔锦鸿一口说道,“我把我女儿都嫁给了他,让他给我们家一点支撑,有什么不行的!”

“我只是担心姐夫会拒绝,到时候影响到我们两家人的感情就不好了。”乔祯连忙解释。

“这就要看乔芜的能力了。”乔箐开口。

把这件事情的成败直接推到了乔芜身上。

乔芜做好了,是她的本分。

做不好,就是她的无能。

“你怎么又把我姐拉进来了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乔锦鸿直接打算乔祯的话,“这事儿我知道怎么解决了。”

“总经理。”乔箐此刻改了称呼,“在让燕丰银行出资的事情上,我希望不要提前传了出去,如若让燕轩知道我们的想法,他可以提前想好很多种方案拒绝我们,我不是怀疑燕轩的人品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“这是当然。我还不至于这么蠢。”乔锦鸿不屑的说道。

“我不是怀疑爸,我是怕……”乔箐看了一眼乔祯。

乔祯脸色一下就变了,“你什么意思,你觉得我会去通风报信吗?!”

“我什么都没说。”乔箐耸肩一笑。

乔祯气得抓狂。

乔锦鸿对着乔祯厉声道,“乔祯,你给我老实点,这事儿要是敢提前说出去,我打断你的腿,让你从此以后都不能再踏进乔氏一步!”

乔祯只得咬牙点头。

“没其他事儿了,你们都出去好好工作。”乔锦鸿一声令下。

“是。”

乔箐和乔祯走出了乔锦鸿的办公室。

两个人走进电梯。

“爸刚说的话,可不是在开玩笑。”乔箐按下楼层,提醒。

乔祯狠狠的看着乔箐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怕你听不明白,所以再重复一次。”乔箐一字一顿,“别通风报信,知道要燕丰银行无息贷款的只有我们三个人,我和爸肯定不可能传出去,唯一就只有你,别寄希望存在侥幸。”

“乔箐!”乔祯总是被乔箐气得要死。

“到时候真的被撵出了乔氏企业,可就真的后悔莫及了。”

“你故意在讽刺我是不是?”

“你说是,就是吧。”乔箐冲着乔祯微微一笑。

电梯到达。

乔箐率先走了出去。

乔祯气得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电梯门上。

他此刻真的很想掐死乔箐。

当年他爸为什么不打死这女人?!

她凭什么在他面前这么耀武扬威!

他才是乔家的正孙,唯一的继承人,乔箐这女人到底有什么资格,在他面前嘚瑟!

他一定要弄死她!

一定要!

……

待乔箐和乔祯离开后,乔锦鸿下一秒也离开了乔氏,直接回了乔家。

很多事情,他已经习惯性依靠乔正伟。

他把所有的事情给乔正伟汇报。

乔正伟几乎不假思索,“按照乔箐的做。”

“意思就是,那2亿让燕家出资?”

“这不就是我们把乔芜嫁给燕家的目的吗?”乔正伟直截了当,“商业联婚不能得到好处,拿来何用?!”

“我担心燕轩要是心里不乐意,我们会不会得罪了燕家?”

“这就看乔芜有没有能力了。她要是能讨好燕家人,自然就不存在得罪。”

“但毕竟商场上的事情……”

“你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魄力,不够果断。乔箐都能够如此坚决你却还在畏手畏脚,锦鸿,你让我很失望。”乔正伟直接打算他的话。

“是,那我就按照爸说的做。”乔锦鸿不再多说了。

也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能力不足。

“经过这次的合同,我确信乔箐能力不菲,好好利用,以后我们乔氏有得发展。”乔正伟阴险的说道,“但我不得不提醒,乔箐的母亲是前车之鉴,乔氏的控制权你得自己抓牢了。”

“放心吧,以前我对乔箐的母亲是疏忽了,吃一堑长一智,对乔箐,我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。”

乔正伟点头,又不忘提醒道,“让乔祯暗地里多向乔箐学着点。”

“是。”

乔锦鸿离开乔正伟的房间。

他回房。

此刻林清雯正好在房间做瑜伽,看着他回来,连忙起身,“锦鸿,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?”

“你给乔芜打个电话,让她叫燕轩今晚回家一起吃饭。”

“怎么突然让乔芜和燕轩回来?”林清雯有些诧异。

“其他就别问了,让厨房多备点饭菜。”

“好。”林清雯就识趣的没多问。

乔锦鸿最满意林清雯的地方就在于,她对他无底线的服从。

她连忙给乔芜打了电话。

没一会儿乔芜回话说燕轩答应了,下班就直接过来。

于是下午6点过。

燕轩和乔芜就出现在了乔家大院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