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骨级邪祟,只是象征邪祟之强大,并不是说,白骨级邪祟就是一具白骨,

但眼前这个骷髅,表面上看就是一俱白骨,但实力绝不仅是一堆白骨那么简单,而且这个邪祟的实力应该远远地超出了白骨级别,

且不说有许多的生魂替它吹熄火焰,只说它的防御力,那些火箭射在这怪物的躯体上,也只是给他制造一些微不足道的伤害,

“上,所有人,一起上!!”方千秋挥剑一指,指向那巨大骷髅,

立即,队伍轰然而动,所有人向着那骷髅冲上,

然而,那些普通的兵士与帮徒这时便如扑火的飞蛾一般,还未冲上去便被那骷髅的两只巨大骷髅手臂给挥中,直接打得喷血倒飞,

外锻大成以下修为的,直接被打爆身体,亡命当场。

外锻小成以下的武者,直接被打成了血雾。场面相当的惨烈。

见那邪祟骷髅如此强大,方千秋和定海天心生忌惮,也都不敢硬攒其芒,畏缩不前。

他们各怀鬼胎,都想着肖平冲在前面卖命,然后他们从后面捡便宜,

然而这时,肖平却是无动于衷,此前他一味冲杀貌似没头没脑,实际上那是成竹在胸,

无论是红棺级邪祟还是坟墓级邪祟,他自信都可以轻松压制,但是面对白骨级邪祟,他没有太大的胜算,故也不敢冒失,等着方千秋和铁青山去冲锋陷阵,

双方互相退让,怠战之下,立即后面的士兵们便也不肯向前,前面的士兵被那骷髅邪祟打得落花流水,溃不成军。

对付这等强大邪祟,还必须得内练高手,方千秋和肖平这两个代表官方和地方势力的领袖不动手,不要说下面的人不肯卖死命,就算肯卖命,也断然杀不了这白骨级邪祟,

这般耗下去,吃亏的当然是人类,最后将是全军覆没的下场。

“方大人,咱们这样干耗下去,有意思吗?最后将连出手的机会恐怖都没有,”这时候,肖平目光看向了方千秋,朗声说道,“方大人,你作为河阳县的县令,我希望你能作出表率,身先士卒,英勇奋战,非如此才有诛杀这白骨级邪祟的希望……”

见肖平把自己推出,方千秋不由也是皱眉,不过肖平说的有道理,这样干耗下去只会把兵力耗光,最后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,

不过面对这强大邪祟,谁都不愿意第一个冲上去,因为首当其冲的往往都会成为牺牲品。

这时,肖平又朗声说道:“方大人,铁县尉,你们是河阳县的官员,有着大好前程,这白骨级邪祟不除,你们的位置不保,我们无所谓,我们不过就是一帮江湖草莽,无功无名,可聚可散,四海皆可为家,到哪里都能讨生活,如你们不肯作出表率,我将带着麾下帮众立即退出这雾幽谷,然后逃离河阳县……”

方千秋见肖平要退,心下大急,立即挥剑向着白骨级邪祟一指,“一起上,大家一起上!”一边喝令一边便硬着头皮向着那骷髅邪祟冲杀上去。

“上,谁敢退缩,格杀勿论。”铁青山这时也大喝一声后随之冲上,

见两个首领都冲上去了,官兵们士气大振,立即便即冲上,向着那骷髅杀了过去。

砰,

砰!

才刚冲上去的方千秋和铁青山,被骷髅邪祟的两只蒲扇一般的骷髅巨手拍中,直接就被拍飞出去,

趁着那骷髅攻击两个官员、腾不开手之际,肖平一个纵跃冲上。向着那骷髅邪祟冲去,

却不料这时,那骷髅邪祟张嘴一吐,立即吐出一个长长的红色舌头出来,快如闪电,向肖平缠了过来,

肖平手中大刀反腕劈斩,唰地一下,那舌头被斩断,但是那舌头竟十分的顽强,这时竟又一分为二,两条变成了四条,速度不慢反快,疾如闪电,缠住了肖平的双手手臂,并继续缠绕,一圈一圈将他缠了个结结实实,

肖平感觉这舌头不光有分化的能力,力道还十分强劲恐怖。

而与此同时,那骷髅邪祟身后的一张张脸,这时竟呼啸而来,发出凶厉怪吼,纷纷然向着肖平扑了过来。

“肖平。”

“帮主!”

“快救帮主!”见肖平被困住,吴东豪和佐刀大叫着冲了上去,

黑虎帮帮众以及县兵们,这时也大叫冲上,要一起过去解救肖平,

撑到现在,还剩下不到半成的帮众和县兵,但这剩下的少数人,却都是武功高强心志坚定者。

其实不论帮徒或是县兵,不论修为强弱,是兵是将。他们心里都清楚,主帅不能倒,

名义上的主帅虽是方千秋,但实际上在帮徒或是少数县兵的心目中,肖平才是。

肖平一死,他们也活不成,将全军覆没。

所以于公于私,他们都必须将肖平从那邪祟的舌头的束缚中解救出来。

而这时那扑下的一张张鬼脸,向着他们扑去,意图阻止他们的行为,

他们虽然只是魂魄,但已经被那骷髅邪祟练化成了怪物,虽然道行不高,但胜在速度快疾,他们扑上来一通扑咬,让兵士帮徒们也是防不胜防。

佐刀一掌打落一张脸,继续向前,吴东豪也以强大修为震开一张脸,义无反顾地上前营救肖平。

只是这时,那骷髅邪祟发出厉啸,同时抬起了骷髅头来,立即骷髅眼洞当中,射出一道道红光出来,如流星疾闪,向着二人疾射而来。

咻咻咻咻……

那红光快如闪电,仿佛是无坚不摧,刺入到他们二人身体,让他们发出痛楚大叫,

一起打入他们身体的是可怕的阴气,那阴气侵袭着他们的身体。

红光细微,构不成重伤,但是在那阴气侵袭之下,让他们无以克当,

这时二人只得退回,打坐运息,以体内精元和真气进行驱逼。

如春蚕吐丝,那骷髅的舌头还在喷吐缠绕,肖平已经被裹成了一个粽子,只有一张嘴还能露在外面,

便在这时,那猩红舌头向着他的嘴伸了过来,看那样子是要强行地探进他的嘴里去。

便在这时……

砰砰砰砰砰……

一阵的爆鸣之声,那缠绕在肖平身上的舌头,被由内而外的一股巨力,轰然撑爆,寸寸断碎。

肖平从那一圈圈的舌头中摆脱出来,此时他的肉身已经涨大了一圈,同时身高也翻了一倍,而且仍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高变粗,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