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清幽的笑声,穿着大红衣裙的岳绮罗从棺材里飘了出来。

一张小瓜子脸莹白如玉,两道如画的柳眉,一双秋水盈盈的眼,连两片粉红色的小薄嘴唇都是特别的嫩。

陈勾似笑非笑的打量,从外表上根本无法看出她的年龄。

十二三岁是她,十四五岁也是她,十七八岁也对得上,一身红裙盛装,像是将要出嫁的新娘。

岳绮罗飘在半空,低头看着陈勾,用细细的声音问道:“还在想什么?我看你救我出来的份上,才给你这个机会,不然早就把你吸成人干了。”

陈勾正色道:“虽然我并不介意被包养吃软饭,但你还养不起我。”

岳绮罗听了并不生气,一眨眼睛,惊奇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谁养得起你,嗯?”

陈勾左手捏着佛珠,笑道:“怎么也得是嫦娥这种级别的女神吧?”

“哈哈哈……你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,或是遭天打雷劈?”岳绮罗咯咯的大笑起来。

陈勾搓了搓脸,说道:“怕啊,所以把你杀了灭口怎样?”

岳绮罗从半空落下,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小脚踮在棺材前沿上,饶有兴致的低头看他:“你既然找到了这里,该不会不知道岳绮罗有多么可怕吧?”

陈勾神情古怪,然后突然往后一蹦,像诈尸一样,惊恐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就是一百年前被青云观封印的邪魔岳绮罗?”

“现在才知道太迟了,我给过你机会,可惜你没珍惜,所以我现在改变主意,直接把你的魂魄抽出来吞了。”

岳绮罗银铃似的笑了一串,然后从棺材上轻飘飘跃下,张开十指朝陈勾扑了过来。

这时,陈勾戴着狡狐项链,无论是用眼睛看,还是用神念感知都不强。

而鬼相如来也被挡在了门外,所以岳绮罗嘴角含笑,异常自信。

对于被封印了一百年后第一个吞噬的灵魂,她还是很期待的。

然后……

笑容在最灿烂的时候戛然而止!

一道烈阳之怒迎面轰在脸上,岳绮罗整个人像是被巨锤轰中。

先是秀气的脑袋先后仰起,接着整个人都被光柱按着向后飞了出去,狠狠撞在石墙上。

等她回过神来时,就已经是披头散发,脸上也乌漆墨黑,被雷火割裂和烧焦的伤痕密密麻麻。

如果说之前是我见犹怜,即便明知她心肠歹毒,也忍不住想要怜惜,那现在就算是把张显宗抓过来,他也不想多看一眼了。

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岳绮罗被烈阳之怒随后召唤的烈阳巨人长老用雷霆锁链捆绑,又气又怒。

“我是什么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现你有两个选择。”

陈勾也来到棺材沿上坐下,翘起二郎腿道:“第一,我把你直接炼化,灰飞烟灭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岳绮罗就呵笑打断道:“我灵魂不死不灭,你就算抓住我也只能继续封印,杀不了我的。”

陈勾手掌平伸,凝结出一枚冥王之印,扬起下巴:“认识吗?”

岳绮罗瞳孔猛然一缩,惊骇道:“这是……”

三秒钟后……

认真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

不认识你这么大反应,调戏我?

陈勾走过去一指将冥王之印直接按在她眉心,就准备开始炼化,先让她尝尝厉害。

这时,岳绮罗眼眸深处寒光一闪,被绑在身侧的双臂袖笼中突然各飘出两张红色的纸人。

由于被封印前和青云观的人大战过,所以她身上根本没有预备的纸人,战力因此受到了很大影响。

而这两张用鲜血浸染过的血色纸人,是压箱底的最后两张了,贴身藏着才没被青云观的老祖搜出来。

纸人凌空飞起,而她同时念念有词,最后对着陈勾猛然吹了口气,大喝一声:“去!”

两张纸人立刻化作人形,张牙舞爪扑向陈勾,身上萦绕着妖异血光,才靠近就让人感到心神不宁,有不祥的气息。

陈勾面无表情,一动不动。

突然两只符文到手同时从左右两侧凭空凝聚,凌空一抓就将两个纸人捏在手中,然后五指收紧,“嘭”的一声捏成粉碎,挫骨扬灰。

虽然两只符文大手也受到污染一般,随后就化作血色能量崩溃,但并没能伤到陈勾本体丝毫。

“怎么样,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还有没有其它手段?”

陈勾手指按在岳绮罗眉心,冥王之印疯狂闪烁,已经抽出了她一缕魂力。

虽然速度的确比以往慢得多,但却证明她的巫魂在冥王之印面前是可以被破的!

岳绮罗一脸焦黑,震惊之余问道:“第二个选择是什么?”

陈勾回道:“我这里还缺个使唤丫头,你意下如何?”

“人家不想当丫鬟。”

岳绮罗连连摇头,可怜兮兮道:“我给你当夫人好不好,你这么厉害……除了你这世上没人配得上我,除了我这世上也没有其她女人配得上你!”

她这话倒也不是完全被形势所迫,而是有几分真心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