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郡主便认认真真的跟他们说起之前的事情。

“其实此地的神鸟本来是没有。我们七位郡主,每人代表一只神鸟组合而成,就是彩虹的颜色,保佑这地方的百姓平安,后来因为七郡主听信了那位巫师之言,所以把我们贬到各处,此地就再也没有神鸟的庇护,她便造出了神鸟来保护这里,后来神鸟失去了法力,她又想寻金人来保佑这里,弄来弄去她自己的身上都已经中毒了,其实本不该如此。”

“原来如此,那之前所有的种种谜团也就解开了,我前半夜的时候所付出的努力也就没有白费,那只神鸟应该不是真正的神鸟,只有你们七位郡主姐妹真正的团圆,和好和睦起来,此地的百姓才能真正得到庇护,得到平安。”秦鹰说。

秦鹰安置了他们,随即到门外进行休息,这一宿他非常的疲劳,但是总算完成了当做的事情,遇到五郡主和六郡主,还遇到了那些假冒的神鸟,所以感觉此番也有所收获,他便靠着柱子休息。

早起的老板娘看见老神仙靠在柱子上休息,颇为神奇,便上前去打量几眼,可是看着秦鹰,眉清目秀的,看着只是带着胡子又不知是不是假胡子,她猜不透秦鹰的身份,也就不敢再多观望什么。

店小二也起来了,她便招呼着店小二去打扫第一层楼。

“今天卖了个神瓶,得到三个金元宝,还送出去两匹马,还算值得,等到老板回来了,他一定会夸奖我生意做得不错。”

“那是……老板娘是最会做生意的,有老板娘的时候,我们的生意会井井有条,越做越旺的?。”

店小二阿谀奉迎的说着,老板娘则被他夸奖的非常骄傲自大。

“哎呀,我只不过只比一般人好一点,若是比起以前七位郡主的时候,我可逊色了不少呢!尤其是前三位郡主,那相貌太美了,我一直都想变成那副模样,可惜我人老珠黄,也变不成那副模样了,也只能操持生意,照顾你们这些小辈了……”

秦鹰虽然在三楼,可是他们的谈话他却听得一清二楚,因为他有星际力量,这附近的声音,其实他都能听得很真切,他却仍然靠着柱子装睡。

“哎呀,老板娘,现在只剩下七郡主了,谁还能比得了老板娘啊,七郡主这毒也不知道是不是完全的被解开,就是她太嫉妒其他的姐妹了,要不然也不能听信老神仙的话呀,这老神仙也是费力不讨好,你看……七郡主吃了他的什么灵丹妙药,那是神圣之人吃了才能有效果的,七郡主里面却揣着一些东西,就是因为嫉妒,然后中了毒,这个老神仙啊,自己没有得到赏赐,反倒被搜刮了身上所有的银两,最后弄得住在咱们客店还像乞讨似的,真是命运捉弄人啊。”

两个人像聊家常似的聊了一会儿,不曾想这些话,都让秦鹰听得一清二楚,随即他们各自到厨房去忙碌去了。

“?原来当年的所谓巫师变成了老神仙,也是如此的落魄,七郡主并没有赏赐他什么。”

秦鹰便开始推算分析起来,若是如此的话,他当年到这个都郡来,肯定会遗落了一些东西,或者置换了一些东西,因为没有得到赏赐,他就会把他的一些宝贝拿出来变卖,以备路上的盘缠所需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